休闲养生喜讯: 休闲养生项目招商加盟     热烈欢迎杨龙加入浙江省休闲养生协会     上海国际医疗保健养生旅游大会     北京国际休闲养生产业展览会暨第三届百项亚健康中医调理技术体验展     中国长寿山庄在宁波南岙开始筹建     浙江省休闲养生协会食养中心在聚喜楼成立    
当前位置:大讲堂 - 正文 字号:T | T
“院士”的良知:“金花清感方”研究成果的
来源: 本站      时间:2012年8月16日     点击:6698

                  我来揭穿“金花清感方”研究成果的剽窃问题

 北京市政府2009年12月17日发布消息经过长达7个月的科研攻关,基础研究和临床研究均证明,一种新的中药可有效治疗甲型H1N1流感这种新药被命名为“金花清感方”。随即质疑声四起,其原因何在?

               研究成果真的不可告人,谁信呢

有一种怪异的现象,金花清感方药在医院都已经公开在卖,而药方却是保密的,有关方一会儿说“国家机密”一会儿说申报专利。按照李连达院士的说法,金花清感方是他们院士(王永炎院士)从故纸堆里扒拉出来的秘笈(我不知道他说的故纸指的是什么?但我只知道所有的古方里是没有“病毒”一说)即便是这样,李连达院士在许多场合的表示都是采取“环顾左右而言它”答非所问的方式来搪塞,难道科研成果真的是这样不可告人吗?还是另有隐情,或是做了什么?心有点虚了。

最近有一位学者陈迎竹撰文“以科学的名义”恰巧解释了这一怪异现象,文中说的实在是太贴切了,“现代社会信息比较公开,愚弄百姓的事情比较少。但在一些领域,知识的落差还是存在,而且这种落差更专业,以致普通知识分子也无从分辨。正因为太专业,利用它制造的误解和曲解,受骗者可能更多,影响更大,也更不容易被揭穿。”

金花清感方研究前后花了6个月时间,而研究的命题是“抗病毒”,这可不是个小课题,要知道我们人类自从1928年弗莱明发现“青霉素”以来,我们与微生物的抗争获得了一只健全的胳膊,然而我们一直苦于找不到另一只健全有效的抗病毒胳膊而困惑,以至于当SARS病毒突然爆发的时候,我们只能回到从前的思维方式用“象形学说”把SARS病毒定名为“冠状病毒”完事,之后再鲜有人问津,就在当下,手足口病EV71病毒每天都在掠夺我们孩子的生命,有资料显示,人类每年都会遭遇至少一种新病毒的侵扰,可知我们人类是多么需要真正有效的抗病毒药物。由此而言,敢说用6个月时间研究,就轻而易举获得了抗H1N1流感病毒的有效药物的成果,院士真的是把普天下人当成“蚁民”了,说出来也丝毫不担心世人会笑掉大牙。

            春江水暖鸭先知,真相呢?

我的直觉告诉了我,两位院士剽窃了我花了30多年才研究出来的成果。李连达院士不是告诫过人们:“必须尊重事实,本着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进行讨论”那好,我们就来讨论事实。我在2009年6月和2009年11月就有关治疗和预防H1N1流感病毒问题两次上书卫生部长建议(查阅:进入卫生部网站,部长信箱,点击公开回复,到查阅我的回信,输入姓名:楼士荣, 读信密码:70853362、第2封密码:48073937)

     由于领衔者的周密安排信息披露,一般人会认为金花清感方的抗病毒机理是方中的金银花或玉叶金花等起的药理作用,以至于全国几大药材市场的金银花报价应声异动。但是这些是已经公开的,显然不在院士所说的“机密、秘笈”之列,而用张仲景的“麻杏石甘汤”及“银翘散”的说法也是用来忽悠百姓的,关键的是院士感到心虚的捂得严实的那部分,那部分倒是确实令院士比较头痛,究竟是什么物质发挥了抗H1N1病毒的药理,这个问题是不得回避的问题,如果不说,那就印证了著名学者方舟子指出的那样“中药治甲流一笔糊涂账”,但是说了,不就自明剽窃吗?所以才会出现如此怪异现象。当然,院士就是院士,妙着连发,施出“机密、秘笈”拖延术,时间不是可以使人的记忆模糊,忘却吗?那就给“蚁民”们服用“时间药”,情非得以,敬请“蚁民”和服用金花清感方的病人见谅了!现在要我说:什么“机密、秘笈”纯属满嘴谎言,捂得严实的那部分一定就是应用了一枝黄花植物有效的抗病毒的药理作用,我们等着瞧。

                  院士有足够的智慧,良知呢?

对一个前所未知大命题研究成果的价值认定,的确需要有大智慧,从时间上看院士能在当即看到我的建议的价值,我不得不承认院士是有足够的智慧。我从2003年申请第一个抗SARS病毒专利,2004年在《世界卫生》撰文《揭开SARS疾病之谜》2006年申请了抗艾滋病毒、禽流感及流感病毒等专利,2007年5月在上海世界新药发明会上指出相信罗氏公司生产的达菲能抗H5N1高致病禽流感病毒是不切实际的,这些在国内都没有被引起应有的重视,这一次院士的智慧显然不容置疑,但是剽窃出来的“金花清感方”疗效却不敢恭维。

从金花清感方新闻发布会上报告的结果来看,“如果按自然病程不用药的话,发热时间平均为26小时,‘金花清感’可以缩短为16小时。”同时,“用‘金花清感’以后,(呼吸道)症状的痊愈和改善比例为95.1%,不用药的话,对照组痊愈和改善的比例为89.3%”

行内人士可以比较发现,95.1%与89.3%的对照数据与写在教科书里的一段名言“流感,全世界至今没有药,必须展示全过程,治疗一周,不治疗7天”有多少区别?这其中还没有剔除统计中的人为因素,所以有关方多次表示目前的金花清感方只能治疗H1N1病毒感染轻症病人。而世界卫生组织在许多不同的场合多次呼吁H1N1病毒感染轻症病人不必进行过度治疗,只要注意多喝水,在家休息就可以了。

如果疾病的治疗和不治疗差别不大,作为药学院士难道不清楚其中的药物问题吗?已知一个物质对一种病原的有效,接下来重要的事情就是确定该物质和其它物质之间的量比,以保证应有的疗效,这好比青霉素使用的“万”的单位概念。而一枝黄花的实际疗效怎么样?应该是不论病情危重与否,完全可以用“立刻、数小时内、顿挫”的字眼来表述,这一快速高效的疗效不仅仅是我看到了,上海医药工业研究院也看到了,朱良春老先生也看到了,加拿大biopharmacopae制药公司也看到了。

我给部长建议的初衷是希望挽救每一个不幸感染了H1N1流感病毒(包括EV71病毒)的病人生命,每当我看到病人的死亡数字每天在增加,我为此而心痛,我的内心诚然让一种有劲使不出来的劲给逼着,我认为:一个人的突然病故,对于一个社会而言也许算不了什么,但是对于一个家庭,却是一场灾难,甚至是一个无尽的悲痛。由此,我按捺不住又第二次给部长上书建议。

我不清楚两位院士最初的想法是什么?可是我十分清楚为什么金花清感方的疗效只是比一杯白开水好了一点点的“核心机密”。虽然我在建议中讲到“微量服用一枝黄花就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治疗和预防效果。”但药物在配伍中其量比关系成反比,即配伍药越多有效物质递减,将大大影响疗效。我的专利明确指出了重量百分比一枝黄花50-100%。院士反其道而行之的目的,很显然不是为了疗效,完全是为了避开我的专利,其手法有如“洗钱一般”高明,把别人的研究成果窃为己有,也许才是院士当初首要考虑的重中之重问题,至于药物的疗效与否?危重病人要不要救治?那就只能让“蚁民”们听天由命去吧!此乃智慧有余,良知泯灭呵。

                       楼士荣   2012-08-15

  • 分享到: